幸福感的玻璃天花板

发布日期: 2020-07-08 13:09:41 阅读量:993

C慧生活

幸福感的玻璃天花板
图片来源:pxhere,CC0 Licensed.

所谓幸福感就是罩了一片神祕的玻璃天花板,虽然我们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,幸福感却未能成长。就算我们能为所有人提供免费膳食、治癒所有疾病、确保世界和平,也不一定能打破这片玻璃天花板。要达到真正的幸福快乐,难度并不会比克服老死低得多。

幸福快乐的玻璃天花板有两大支柱,分别属于心理层面与生物层面。在心理层面,快乐与否要看你的期望如何,而非客观条件。光是和平繁荣的生活,并不能让我们满意;必须是现实符合期望,才能让我们满足。但坏消息是,随着客观条件改善,期望也会不断膨涨。于是乎,人类近几十年来的客观条件虽然大幅改善了,但是带来的不是更高的满足,而是更大的期望。如果我们不做点什幺,未来不论达到什幺成就,可能我们还是会像当初一样,永远不会真正满足。

从生物层面来说,不管是期望或是幸福感,其实都是由生物化学机制控制的,而不是由经济、社会和政治局势来决定。根据伊比鸠鲁的说法,我们之所以感到幸福,是因为我们感受到愉悦的感觉(sensation),而且并未接触到不快的感觉。边沁也有类似的说法,认为大自然让人类由两个主人控制:快乐和痛苦;我们的所为、所言、所思,都是由这两个主人决定。承继边沁思想的弥尔(John Stuart Mill)则解释,幸福快乐也就是只有愉悦、没有痛苦,而在愉悦与痛苦之外,没有善恶之别。如果有人想从愉悦和痛苦之外的理由(譬如上帝的话语或国家利益)推导出善恶,这人是想骗你,而且也可能骗了他自己。

在伊比鸠鲁的时代,这种言论是亵渎神灵。在边沁和弥尔的时代,这种言论是反动颠覆。但是在21世纪早期,这就成了科学正统。根据生命科学的说法,快乐和痛苦只不过是身体各种感觉的总和状态。愉悦或痛苦从来就不是对外在世界事件的反应,而是对自己体内感觉的反应。丢掉工作、离婚、或是政府开战,事件本身并不会让人受苦。唯一能让人痛苦的,就是自己身体里不愉快的感觉。丢掉工作会引发沮丧,而沮丧才是一种令人不悦的身体感觉。世界上可能有一千种事情会让我们愤怒,但愤怒也不是什幺抽象的概念,而是体内燥热、肌肉紧绷的身体感觉,这才是愤怒的真相。我们说「怒火中烧」,确实是有些根据的。

相对的,科学也说并没有人是因为得到升职、中彩券、甚至是找到真爱而快乐。真正能让人幸福快乐的,只有一件事、别无其他可能,也就是身体里的愉悦感觉。想像自己是戈策(Mario Götze),担纲2014年世界盃德国队的攻击型中场球员,在决赛对上阿根廷;这时已经开赛113分钟了,两队都未能得分。再过短短7分钟,就要来到恐怖的PK大战。巴西里约的马拉卡纳体育场,塞满了75000名激动的球迷,全球还有不知几百万观众焦急的紧盯萤幕。你离阿根廷的球门只有几公尺,这时舒勒(André Schürrle)忽然朝你踢来一记妙传!你胸口停球,看着球向你的脚落下,再空中起脚一射,看着球越过阿根廷门将,强力射进球网。进了!

体育场如火山爆发,几万人疯了一般大吼,你的队友冲上来拥抱亲吻你,国内柏林和慕尼黑的数百万观众,也在电视萤幕前激动落泪。这时你欣喜若狂,但并不是因为在阿根廷球门里那颗球,也不是因为在巴伐利亚邦露天啤酒吧里塞爆球迷的欢天喜地,而是因为在你的身体里面,各种感受正有如风暴一般袭来,「欣喜若狂」就是对这些感觉的回应。你觉得有冷颤在你的脊椎上上下下,电波一波一波冲过身体,好像自己溶入了几百万颗爆炸的能量球一般。

你不用在世界盃决赛踢进致胜一球,也能得到这样的感觉。像是工作上意外升迁,让你开心得跳了起来,就是对同一种感觉的反应。你的心灵深处,其实根本不懂足球、也不懂工作,只懂生物生理的感觉。如果你升迁了,但因为某种原因而没有得到这种愉悦的感觉,你就不会觉得满意。反之也是如此。如果你刚被开除(或是输了一场重要赛事),但感受到了非常愉快的感觉(也许是因为嗑药),那你还是可能以为自己就站在世界的顶峰,飘飘欲仙。

但坏消息是,愉悦的感觉很快就会消退,迟早会转变成不愉快的感觉。就算踢进了世界盃决赛的制胜球,也无法保证一生幸福,甚至是到了顶点之后就只能下坡。同样的,如果去年我意外升迁,很有可能虽然现在我还是在这个位子上,但当初听到消息的愉悦感早已经在几个小时后就烟消云散。如果想再感受那些美妙的感觉,就得再升迁一次。万一满怀期望、却没能再升迁,感受到的痛苦和愤怒,可能还远比当初乾脆一直当个小卒来得高。

【书籍资讯】

《人类大命运》

幸福感的玻璃天花板

相关文章